相关文章

深圳一年100多家包装印刷企业是如何消失的

深圳一年100多家包装印刷企业是如何消失的

据相关调查初步掌握的数据发现,从2014年春节后,印刷包装企业纷纷在深圳这块土地上消失,再也不见其踪迹,截至目前,仅一年时间,消失企业不低于100家,经走访得知,这些企业“走失”的原因主要有倒闭、搬迁、转型,经过分类统计,它们占比大约为:倒闭占45%、搬迁占40%、转型占10%、其他原因占5%,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,按已经关停或面临关停的这些老板们的说法是:“深圳的印刷和包装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”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深圳印刷包装经营日渐惨淡呢?调查记者经过深究得出了以下几方面答案:

一、大背景在“打压”

当今时代,人们的阅读习惯渐渐远离纸质读物,这是印刷业“亏损”的最大原因。再者,党的十八大以后,中央对贪腐现象严厉惩治、对政府机关提倡节俭高效办事,人们的生活观念也随之改变,例如送烟、送酒、送礼现象渐渐降低,接近零点,随着烟酒及贵重礼品生产的减少,其华贵的包装物和包装印刷也自然随之下降,使得包装印刷市场逐步萎缩。另外,党政机关文山会海也不复出现,各种各样的会议材料、文件和相关印刷宣传品逐渐销声匿迹,对那些专接政府订单为主要生计的小厂而言,这简直是灭顶之灾。如本文开关谈到的郭先生,据他反映,过往公承担政府交给的订单一年就高达十几万元,对一个只有20来名工人的小厂来说,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,而现今接单几乎为零。

二、大环境在“打压”

当今社会,对环境保护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,作为全国乃至世界经济窗口的深圳,对企业环保要求自然列为全国“高严”地带,加上“深圳质量”的提出,那些产能落后的企业自然不能立足于深圳。2014年下半年,深圳市人居环境委颁发了2014年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整治工作方案,其中专项对印刷包装企业进行挥发性有机物(VOCs)污染的整理,要求排放不达标企业限期整改,拒不整改将遭受严惩或强行停产,这使技改落后的企业在深圳生存只能“风雨飘摇”,只好搬离这个“高严”地带。

三、地价贵、用工难、成本高在“打压”

相较其他行业企业而言,印刷包装企业一般是产品高新技术含量低、用工大、占地广。我们不难发现,在深圳立足的印刷包装企业往往都在闹市的边缘,原因是在寸土寸金的深圳,越往繁华地带,地价或用地租金高得惊人,与占地小、科技含量高、产能高的电子科技或互联网等行业企业相比,印刷包装企业就显得像庞然大物的“黔之驴”了,空有庞大的外部。即使是深圳的边缘,地价也高于东莞、惠州等附近地区的地价,这就促成深圳印刷包装企业逐渐从市区搬往关外、从关外远搬离深圳的结果。例如,在八卦岭的企业为了发展或扩建需要,便往关外搬迁;在关外的企业,则搬离东莞或惠州。此外,深圳是经济特区,企业员工工资往往比其他城市高,加上2015年深圳基本工资继续上调,相同行业相同产值的企业,在深圳支付工人工资往往高于其他城区和城市,这又是印刷包装企业在深圳关停的另一个原因。

四、进行转行

基于以上大背景、大环境等各种因素影响,印刷包装行业不如其他行业赚钱,个别老板就盯上电子、家具等行业,或已经占据人口密集地带的企业,干脆把厂家改成超市、商店,从此无缘印刷包装业。

五、整合、重建与扩张所需

从调查发现,在深圳倒闭的刷包装企业,大多都是技改落后、产能低、工艺简单、规模小甚至是作坊式的企业,这些企业往往缺乏科技含量或只能从事接单大企业生产的,因此无法拓展市场、在环保方面不达标而最终倒下来或只好任由大企业兼并。还有的企业本身规模小,资金薄,往往催不了外债而无法维系生产运营而暂时停产。也有的企业为了摆脱资金周转困难而从事民间借贷,因借债过多,利息负担太重,加上企业效益不佳,无力如期偿还,导致债务纠纷而被迫倒闭。

然而,大型企业、资本雄厚的、以科技研发取胜、力走绿色环保方向的印刷包装企业搬离深圳却不基于上述原因,它们表面上是搬离深圳,其实还牢牢抓住深圳这根筋不放。以力嘉包装集团为例,为了业务拓展需要,企业紧抓包装印刷这根主绳不放,不断拓展到包装印刷文化产业、集中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,而这一切离不开产业园的支撑。于是只好到东莞桥头镇开辟新的产业园,组建产业联盟,逐渐将生产厂房移往桥头镇,“指挥部”和文化园留在深圳重新布局,所以业务还是以深圳为中心。类似力嘉集团拓展方式的深圳印刷包装大企业不少,它们搬离深圳是为了进行新的整合、重建与扩张,虽然“身”离深圳,但“心”还在深圳,以求不断做大做强。

一年消失上百家企业,乍听起来好像令同行者毛骨悚然,表面看是深圳越来越不适合印刷包装业发展了,或印刷包装业越来越走向低迷了。经过深入探访却并非如此,其实深圳产品、深圳商品是丰富的,任何商品都离不开包装,任何商业发达的地方都不可能缺少印刷业的作用。因此深圳的印刷包装业仍然如朝阳一样冉冉上升,从近两年来统计可知,排名全国百强印刷企业中,深圳还是以最高数量居于全国大城市首位;从中国包装联合会2015年1月发布的数据可知,担任联合会理事以上的单位,深圳的企业与各城市相比也是占据最多。由此可知,深圳印刷包装业追求的是以质取胜,而非数量。上百家企业的消失只能说顺应了优胜劣汰这一“自然发展规律”,这是行业健康发展的现象而非骇人听闻。